明嬉

相思树下

#小夫妻培养感情的日常#
#大概是看着苏苏想起妖仙然后重温旧情最后回到现实的小段子#
#相思树下#
-
    东方月初,呵,复姓东方。
    他叼着半根野草,曲腿躺在涂山相思树下。风鼓起校服外套,他眯着眼看小蠢货在一旁扑扑棱棱的追蝴蝶,脑中不可抑制的将两个身影靠近融合——又来了。
-
    自出世,便承着一脉异血,从此遭天地争夺。东方一族人如代售的货物一般,这骨肉之间流淌过的血就好似无价珍宝,可于之东方月初,不过是伤亲灭族的罪祸源头。
    亲睹贼人伤外亲,姨母沦为王权家生育工具,至于王权富贵——也混混沌沌活在世上。他不知该以什么样的姿态迎接世界,迎接这个,所有人都觊觎他血液的世界。幸而,世上还有涂山。
只是,为时已晚。
所幸,还有来世。
-
    “道士哥哥!我捉到小蝴蝶啦!”
    小蠢货拢着手掌跌跌撞撞跑过来,本就毛燥的狐发上窜下跳间又凌乱几分。她跨腿一屁股坐在他腹间,丝毫没察觉身下人几欲吐血,献宝似的把手伸到他脸前——
     “你看!”
     手松开的一瞬蝶翼扑棱,沾染几分相思树花粉,在阳光下熠熠。她挡住了倾落而下的阳光,偶尔有几缕亮色透过枝桠投在他面上。半眯的眼睛缓缓睁开,红红褪去,却还是那一个涂山妖仙。反常的,他没有抱走苏苏,而是抬手揉上她狐耳。掌心触感茸茸温温,小蠢货愣住了表情,他啐了草根,深吸一口气,扬了笑意
“做得好啊小蠢货”
-
    喏,那个温度计,终于有了变化啊。
   翠发女子撑坐在客栈屋檐上,眯眼笑着。
    -
    

 
【署名明嬉】